微信端
手机版
全国24小时客服电话:400-000-0000
科研|核电出海,中国制造新名片(转载)
文章来源:广丰人 发布时间:2017-04-11

 

发布时间:2017.04.11  来源:中国广丰网   浏览次数:102次

核电出海,中国制造新“名片”

出口一个核电站,相当于出口100万辆小汽车

如果评选当前最能代表中国高端制造业走向世界的“名片”,一张属于高铁,另一张无疑属于“华龙一号”。

3月21日,中广核向记者通报,中广核已与肯尼亚核电局签署了核电培训合作框架协议和保密协议。此举为中肯双方开展实质性技术和商务合作的前提,为“华龙一号”进入非洲迈出重要一步,将实现我国核电成套技术设备和工程总承包服务的出口

中广核董事长贺禹更是在近日透露,中广核已与法国电力集团、英国政府签订了一系列协议,“华龙一号”在通过英国通用设计审查后,将落地英国布拉德维尔b项目。中国的核电技术,有望进军世界上最早实现核电商业运营的老牌核电强国——英国。

“华龙一号”是“何方神圣”

“华龙一号”是由我国两大核电企业——中广核和中核,根据福岛核事故经验反馈,以及我国和全球最新核电安全要求,研发的第三代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技术。

第三代核电技术最典型的特征,是安全上了一个新阶段。“华龙一号”在设计理念上最突出的特征也是安全。其特点是拥有双层安全壳:内层确保反应堆发生事故的情况下,放射性物质不会外泄;外层抵抗外部撞击的损害,可以抵御类似商用大飞机撞击。厂区也可抵御相当于日本福岛核事故中的地震震级。

2015年12月24日,“华龙一号”示范机组——广西防城港核电二期工程开工。该项目作为英国布拉德韦尔b项目的参考电站,为中国先进核电技术走向国际高端市场奠定关键基础。

就在该项目开工的前一天,泰国国家电力公司子公司ratch在广西南宁与中方正式签署了《防城港核电二期项目合资协议》,将合资成立防城港核电二期项目公司,共同开发、建设和运营该项目。

目前泰国已启动了对“华龙一号”核电技术的独立评审,计划将其作为可选技术,纳入泰国发展核电“短名单”。同时,泰国也计划派遣工程技术人员到中国,学习、掌握“华龙一号”的相关技术。

另外肯尼亚、印尼、南非、土耳其、哈萨克斯坦等越来越多的国家,也对中国的“华龙一号”产生了强烈兴趣。目前,中广核已经与国外20多家对口企业、政府主管部门,签署了核电合作谅解备忘录或意向书。

今年1月,英国正式批准设立“华龙一号”通用设计审查。这标志着“华龙一号”技术得到欧洲发达国家的认可。英国通用审计审查是目前世界上最为严苛的核电技术审查,至今只有法国的epr技术顺利通过。美国的ap1000技术在通过美国监管当局审查的情况下,仍然被提出几十项改进意见,还未进入通用审查程序。

仅在这一点上,后起之秀“华龙一号”就让全世界不可小觑。如果“华龙一号”能够在5年内通过英国通用审计审查,无疑等于拿到一张“全球金牌通行证”。

中法合作“拼船出海”

法国电力拉着中广核角逐英国欣克利角c、塞兹韦尔 c和布拉德韦尔b核电项目,一些“吃瓜群众”可能会说,这不是师傅带着徒弟出来揽活儿么?

不可否认, 30年前法国电力的确是中广核的“师傅”:大亚湾核电站合作方就是法国电力。中国也正是从大亚湾开始,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核电发展之路。

但在英国这个项目上,中法合作比大家想象的更意味深长。三个项目中,欣克利角c是其中的重头戏:该项目是英国核能领域20年来最大的项目,建成后将满足英国7%的电力需求。

根据规划,欣克利角c项目将采用法国电力拥有知识产权的epr技术。目前,该技术仅有4台在建,尚无建成使用的先例。在建的四个项目中,由中广核与法国电力合资建设的台山一号机组,将于今年将实现发电,是全球第一台正式启用的三代核电机组。

法国电力正是通过与中广核在台山的合作,向对英国方面表明了“中法组合”在建设三代核电机组上的可靠性。

另外,此前欧盟委员会曾预计,欣克利角核电站建设成本高达245亿英镑,约合2400亿元人民币,英国国内就有反对派人士指责其为“地球上最昂贵的工程”。而中国30多年间在核电技术开发方面不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也形成了强大的装备制造能力和人才队伍。这让我国拥有成本最低,性价比最高的核电建设实力。

因此,经过一番取长补短,中广核和法国电力“拼船出海”的模式就此诞生。而本次双方合作的重要条件,就是中广核牵头中企,用“华龙一号”技术,参与布拉德韦尔b项核电项目。

制定并输出“中国标准”

“拼船出海”不是目的,“华龙一号”要实现的,是能够自主“造船出海”。

提到核电“走出去”,行业内部的理解包括三层含义:技术走出去,装备制造走出去,人才队伍走出去。

自秦山、大亚湾起步,我国核电事业走过了一条引进—消化吸收—创新发展的道路,通过30年不间断的核电建设,在核电技术开发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

“华龙一号”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、是满足世界最高安全标准的、最具性价比优势的核电技术;我国现在也已经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核电装备生产国之一;而大量的核电建设,则培养出了一支庞大的核电人才梯队。目前看来,核电“走出去”的三大条件,都已经具备。

一方面目前我国核电产能达到10~20套,但国内核电建设每年只能消化5~6套,产能过剩的压力要求核电加快“走出去”步伐。

另一方面,目前全世界的核电建设都在依赖“中国制造”。目前我国核电建设成本最低,性价比最高。在同样的安全水平下,“华龙一号”造价仅为其它国家同类机组的60%左右,甚至更低,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。

与此同时,中广核30年核电站安全运行及优异的管理经验,也为核电实现“走出去”创造了充分条件。

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期间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表示:“制定并输出中国标准是我国由‘核电大国’向‘核电强国’迈进的必由之路。建立与我国打造核电强国目标相适应的自主核电标准体系,才能真正实现我国核电从‘跟跑’到‘并跑’,再到‘领跑’。”

贺禹所说的核电标准化示范工作,就是依托“华龙一号”示范工程(中核福清核电项目5号机组、中广核防城港核电项目3号机组),利用4年左右的时间,进一步完善优化现有压水堆核电技术标准体系,健全一套自主的、能够满足“华龙一号”国内建设与出口需求的,涵盖核电全生命周期的压水堆核电技术标准体系。

“这套压水堆核电标准体系会涵盖通用基础、前期工作、核电设计、设备制造、建造、调试、运行和退役等全生命周期,我们的目标是形成一批与国际水平相当的核电国家标准、行业标准。”贺禹表示。

核电标准化项目的实施,对于更好地利用我国核电发展的关键窗口期,逐步摆脱对国外(法系、美系)标准的依赖,支撑我国核电技术与装备走出去,提升在国际上的话语权、主动权和影响力,打造中国先进核电品牌等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
对此,贺禹认为,核电作为“国家名片”,不仅要把中国技术、中国装备、中国服务、中国资金输出,也要把中国标准输出去,“这是更高层次的‘走出去’,是争取世界核电话语权的重要举措。只有掌握核电领域的标准,我们才能称得上是世界一流的核电强国。”(人民日报中央厨房·南方南工作室 李刚)

友情链接